“我今天也不怕家醜外揚,給法官看看我被你打成什麼樣了!”昨日,北侖法院法庭上,一男子邊說邊撩起衣服,轉身背朝法官,背上傷痕纍纍,男子說,自從娶了老婆,在家被老婆毆打成了家常便飯,只要能離婚,凈身出戶也無所謂……
  □通訊員 北瑜 北瓔 記者 葉萌茗
  妻子說要捅死熟睡時的丈夫
  楊先生是鄞州人,妻子姓趙,北侖人,碩士研究生。今年7月的一天,原本是夫妻倆結婚三周年紀念日,然而,此時的楊先生卻為離婚一事忙碌奔走。
  3年前,楊先生與趙小姐經人介紹相識,相處不到半年,二人步入婚姻殿堂。然而,用楊先生自己的話說,婚後,噩夢就開始了。
  楊先生說,婚後的趙小姐一改婚前的溫柔體貼,動輒便對他發脾氣,砸壞家中不少家電傢具,甚至還對他大打出手。
  婚後一年,趙小姐脾氣仍未收斂,對楊先生進行家暴,他無法忍受提出離婚,卻遭到妻子恐嚇,說要在他熟睡時亂刀將其捅死。
  楊先生又氣又怕,就與趙小姐分房睡,然而,卧室門也多次被趙小姐踹變形。“結婚後這幾年,我每日都生活在恐懼中,每夜都無法安心入睡,但是礙於面子,又不好意思把被老婆家暴的事情說給別人聽。”楊先生道出心裡話。
  楊先生說,老婆下手很狠,有時因幾句話不合就被打得鼻青臉腫。父母也曾多次勸說,希望兩人好好過日子,但效果不佳。他越想越不是滋味,已經無法忍受被老婆家暴的日子,向法院起訴要求離婚,希望法官能夠判決雙方離婚,早日助其脫離苦海。
  丈夫離婚稱凈身出戶也無所謂
  由於家暴案件往往取證難,兩人又是第一次離婚,法官抱著勸和的心態做調解工作。
  調解中,兩人都態度冷淡不願多說。開庭時,楊先生好像突然被趙小姐刺激到了:“我就是生氣!就是要打你!”楊先生憤憤說道,“欺負我不好打女人是吧,我今天也不怕家醜外揚,給法官看看我被你打成什麼樣了!”
  說著,他突然掀起衣服轉身背朝法官,背上纍纍傷痕,有的已經很淡了,有的還帶點暗紅顏色。隨後他又撩起了袖子,手臂上也諸多傷痕。
  趙小姐見狀輕聲嘟囔幾句,“你也不是沒還過手啊,我身上也有傷。”之後,她再次情緒激動,表示是楊先生在外面找小三,回家後不願意與她親近,她氣不過才砸東西打人。
  對於老婆的說法,楊先生沒否認也沒承認,其餘的話也不願意多說。“反正離了婚,沒人打我了,怎麼都行!”
  在法官調解下,趙小姐表示每天擔心、憤怒的日子也過累了,同意離婚,但楊先生必須為自己行為作出補償。
  聽妻子同意與他離婚,楊先生立馬錶示願意付出一切代價,凈身出戶也無所謂。最終,兩人就離婚與財產分配達成一致,雙方婚後購買的房子與車子均歸趙小姐所有,債務由各自承擔,另外楊先生再貼補趙小姐50000元。
  看到妻子在“同意離婚”的調解協議上簽字後,楊先生長舒一口氣,稱自己還年輕,錢沒了可以再賺,至少現在獲得了自由,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了,覺得非常輕鬆。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vz89vztqp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